Fade专业吃瓜十六年

不用关注,基本年更,日常吃瓜

【喻黄】蓝溪行 01

注:私设如山,感谢喜欢。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文帝景州七年,匈奴犯我。帝封蓝雨黄少天为将,领兵十三万,令其退匈奴。)

黄少天封将那一年,二十四,刚满两个轮回。匈奴犯边疆,战事吃紧,皇帝一道诏书下去,封了他做大将军,要他退匈奴。那时还有不过半月便是新年,他接了旨,预备踏着雪出关。

临行那日,皇帝亲自为他们饯行。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一身明黄龙袍,站在高台上,远远地看不清眉目。但他知道,喻文州的面上必定是带着微笑,沉稳地道出鼓舞人心的话语。

天子金口玉言。

站得久了,穿着盔甲腰有些酸。黄少天皱了皱眉,一抬头望见满天的黑云,遥遥地自天那边排山倒海一般压来,厚重得令人不安。估计是要下雨了,他甚至有几分戏谑地想,不知待会儿要真下了雨,师兄会不会强撑着不要冠盖,善始善终地念完这长篇累牍。

喻文州终于说完了。黄少天走上高台,在喻文州面前单膝跪下来。喻文州把冰雨交到他手上。“少天,”喻文州低声叫了他的名字,一贯的微笑有些疲惫,“一定要得胜归来啊。”

黄少天低头接过冰雨:“末将遵旨。”

他站起身来,回身就要走下台去。他望着三军泛着金色的甲胄,茫茫如海一样的人群,茫茫如海一样的乌云,肃杀声息也写在了风里,呼啸而来,吹刮得面颊生疼。他心中百般滋味,千般难言,最终也只是欲言又止,继续向前走去。

喻文州望着他的背影,穿戴将军金甲,手握冰雨,挺拔寥落。此行前路莫测,喻文州忽然就想起了当年他们一同在蓝溪山上,所言种种。

可如今他这样生疏和拘谨,倒不像他黄少天了,尤其是在他面对喻文州时。

 

喻文州记忆里的黄少天,从来都是个明亮的影子。他们同是师承蓝溪阁魏琛,自小一起长大。黄少天习武,剑挽九州,风雨无改;喻文州习文,胸中经纶,心间河山。

黄少天最开始还不知喻文州的身份。那时他刚拜在魏琛门下不过一年,魏琛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伶俐机灵的小孩子,把他宠得上了天。以致于魏琛一年后受人之托收下了喻文州着重教养时,黄少天满心不高兴,觉得喻文州本来测评的成绩就不佳,还分走了魏琛大半的注意力,心里不是个滋味,常变着法子想欺负喻文州。

哪知道人家看着温温和和,实际上深得很,黄少天那些什么丢石头塞虫子的小孩子伎俩在喻文州眼里就有点好笑了。在魏琛眼皮子底下,黄少天能得手的次数本来就少,还全被喻文州一次不落地加倍坑了回来,清清算算倒是黄少天吃的亏多上一些。黄少天心里那个苦啊,但黄少天不说,只是每天看着喻文州笑眯眯的神情快要郁卒。

后来有一天黄少天偶然之间听到了魏琛对喻文州的单独教习谈话,黄少天这才猛然地发现——卧槽,感情这吊车尾还是个皇子,送来魏琛这儿是要魏琛教习他好为他日后登上皇位做准备?黄少天的震惊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的震惊就转变成了疑惑——这哪家的皇子啊,送来魏琛这教养,虽然魏琛是有点真本事人脉也挺广吧,但若论起无底线没正形还是难逢敌手,也不怕上梁不正下梁歪,把一个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好孩子给教偏了?

话是这么说,当黄少天再见到喻文州时就有点过意不去了。毕竟人家魏夫子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多提点着喻文州嘛,更别说也没有怎么冷落了他黄少天,何况魏琛为了补偿他还每天给他多加一个鸡腿。黄少天咬着鸡腿苦恼地想,果然还是得道歉吧。

黄少天从来不是一个认死理、知错还不认错的。这一点喻文州日后深以为然。

怎么道歉的不提,反正黄少天从此以后就和喻文州处得来了,一口一个师兄叫得喻文州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区别,心里还是有些动容的。黄少天最是活泼爱说话,只有喻文州不会嫌弃他烦人得紧,面上神色笑容无改,听他喋喋不休地说。黄少天能从东家的儿子娶了个大美人说到西街的小贩今天卖的桂花饼很好吃,说上一整天都不嫌累,在他眼里天下真的有那么多有趣的人、那么多有趣的事情。

喻文州挺喜欢他的,喜欢他热烈明亮的眼睛,喜欢他鲜活伶俐的笑容,喜欢他认真起来闪闪发光的眉眼和利落挽出的剑花,长剑上沾染皓月清辉、人间烟尘,这个人竟是比太阳还要明亮温暖的存在。

本就是少年人,心思干净明澈,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仇怨。黄少天生性闲不住,常常拉了喻文州一起,半夜三更偷着下到魏琛藏酒的地窖里偷酒,再上到屋顶上就着明月繁星畅快地喝。喝到后来黄少天的脸上蒙上一层醉意,眸子却还是明亮得胜过天上的星星,带了点水汽看着喻文州,话匣子越发收不住。

“师兄,”他说,“你要是做了皇帝, 少天就当你的大将军,为你扫平匈奴戎夷……”

多年后喻文州再度回想,仍是觉得,纵然他已将天下握在手心,也再没有什么能胜过那个晚上的光亮和酒香。

 

这样的时光转眼就过了七年。

直到那一日,京城传来消息,天子驾崩。喻文州八百里星夜加急赶回去,势单力薄和手握重权的三皇子、母妃势大的二皇子对峙朝堂。仅存的几名亲信拼死护着喻文州,眼看着快要支撑不住局面时,黄少天带了蓝溪阁一众师兄弟赶到。他突破重围远道而来,手中冰雨直指叵测人群,护在喻文州身前,神色决然而坚定:

“谁敢。”

他这样说。那时的黄少天剑术已达巅峰,蓝溪阁人数并不众多却生生丝毫不落下风,硬是杀出一条血路,护着喻文州新帝登基,尘埃落定。经此一役,黄少天剑圣的名号也传遍了天下。

TBC

大概是个中短?第一次写喻黄。可能有OOC,谢指教。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