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de专业吃瓜十六年

不用关注,基本年更,日常吃瓜

【楚苏】凰锁梧桐

※楚苏,古风PARO

※私设如山,感谢喜欢

楔子

南海有禽,生而为凰。其翼若垂天之云,其羽胜朝霞之光,艳不可观。振翅则九万里,哕声而万象生。化为人,年及笈,美貌异常,以纱覆面,不见人。凰有神力,伤怒即浩劫苍生。帝因锁其于南海梧桐,以水克凰焰,不得离。

传言若凰离南海,便非梧桐不止,非醴泉不饮,非龙女……不嫁。然龙女寻龙子,心系苍生;凰亦配凤,蔑然黎民。本是殊途,从未同归,何来执著?止增怮耳。

归于南海,复守梧桐,终身不入红尘,更遑论觅佳偶。万万年后,抑郁而终,自舍涅槃,再不入轮回。

                                                                              ——《神国志异·南海》

 

注:由《朝奚旧草》而生灵感,部分改编自《庄子》。

                   一

在苏沐橙的记忆中,那棵梧桐,真的是很高的,。平地而起的巨木,直入云霄,树身有云雾环绕游移。而她就坐在树枝上,神色淡漠地望着远方,视线没有焦点。

年复一年。

她不常见到人来,偶尔有,也只是满身鲜血的勇者,痴心而来,所求不过是一睹她纱下的面容。她不理解他们的所求,正如她不理解世间的一切。

苏沐橙是一只凰,那只传说里、被帝锁在梧桐枝上的凰。她被缚神的锁禁锢在梧桐枝上,几乎忘记了要怎么样飞翔。她不能飞,不会言语,不知冷暖,不解情意。

直到楚云秀来。

 

那一日本也如寻常一般,清寂而安定。可她一低头,却发现远处的海面似被长剑劈斩开来,隐隐有清越的龙吟。

她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本能地感到紧张与期待。

远方南海的蔚然碧波向两边退散,浪刃层叠。高傲的龙女踏剑疾行而来,长发被利落束起飞散耳后,眉目深深。苏沐橙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再也移不开眼,像是命里镌刻着的一个模糊而坚定的影子,见了她,便知是她。

本来,本来也是命里注定的。

多年后苏沐橙再回想,似乎一切的祸福吉凶,皆是因此而起,因此而终。

 

那一日是龙女楚云秀的五百岁生辰。

楚云秀长于北海龙宫,生性恣意不羁,非寻常龙女般娴淑。生辰将近,她一连七日梦见一片海,彼岸是参天的古木,空气中都带着潮湿和冰凉。反反复复有人在她耳边轻声道,你该来这里,你本该来到这里。

她醒来后寻了巫者占卜解梦。巫者凝视她的眼睛,拉过她的手细细端详,半晌叹了一叹,道:“殿下,算来,您也的确是龙族这一代唯一的女孙。”

“这是您的命,结局亦已注定。”

“既然梦中人让您去南海,您去就是。”

她不解。回去后她也学样端详自己掌心,想要从那细密交织的纹路中看出什么来。巫者的话大多语焉不详,唯一明确的只有一点——到南海去。

那里果真有什么关乎自己命运的东西吗。

龙族对于子孙的训导是不惧。楚云秀在生辰那一日提了剑,就此出了海,御剑一路向南。

 

楚云秀停了下来,细看这片她从未踏足过的秘境。

碧蓝而莫测的海,彼岸参天的梧桐,烟雾缭绕的方寸岛屿,潮湿冰凉的气息,与她的梦里如出一辙。她收了剑走到梧桐树下。这里比她想象的还要冷。看上去这是一座孤岛,她听不见任何活物的声息。鸟鸣、虫声、人语,在这里统统都归于寂静,万籁止息。

楚云秀幼时曾在古籍上瞥见过关于南海的载述。那里应是一片温暖明媚之地,万象生苏。而这里,她提剑一看,寒气彻骨,剑上已经凝满水珠。

她擦去了水珠,无意中瞥见剑上的倒影,心中骇然:自己的面上不知何时自眼角蜿蜒下一道清晰泪痕,而头顶的梧桐叶繁复簇拥之下,露出半截皓月般的小腿,赤裸着的。

楚云秀闪身举起剑来,盯着树上那条小腿喝了一声:“何人?”便摆出了迎战的架势,已经开始蓄力。虽不知树上是什么鬼,但这岛本身就诡异得紧,不能不多加防范。她这么想着,带了防备,小心翼翼地向树干移去,就要上树去看个究竟。

突然沙沙几声,树叶动了一动,后头伸出一只纤长细白的手来,拨开了树叶。那是个美丽得令人心惊的少女,长发泼墨一样散在身后,红色的唇是她身上除了黑白之外的唯一色彩。苏沐橙神色茫然带了点紧张,有些好奇地低头看着楚云秀。她穿一身单薄白衣,定定地与楚云秀对视,没有说话。

楚云秀脑中轰的一声。

“苏、沐、橙。”

她一字一句地念道。

这三个字以前从未见过它们连在一起出现,只是因为看见了她的眼睛,脑海中就蹦出了这三个字。

“你的名字,是苏沐橙吗?”楚云秀一发力,轻易地跃上梧桐枝,在苏沐橙的面前蹲下。

苏沐橙只是安静地看着她,说不出话。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从北海来的,你是怎么来的?你也做了那个梦吗?”苏沐橙依然安静地看着她,这一位龙女天生不擅揣测,直来直去,倒像个男子般爽利。但和苏沐橙以往见过的人,是不同的。她是特别的。

看见她,心里的欢喜就满满的,像是要溢出来一般。

“你不冷吗?”楚云秀打量着苏沐橙。她穿得委实不多,仅一条单薄至极的白裙,手臂和双腿都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楚云秀伸手覆上她的手,苏沐橙的手像冰一样。

楚云秀凭空化出一件大红的裘袄,给苏沐橙披上。她笑着将一缕发别到耳后,对苏沐橙说:“你生得白,穿红最好看。”

苏沐橙的喉咙干涩得发痛,她努力地发出声音。是了,喉间微微地振动,张开嘴,让声音出来,让你心里所想诉诸于口——

“我的名字,是苏沐橙。”

铛——

她们一齐向下看去。一条巨大粗重的锁链坠下去,消失在云雾弥散中。

TBC

给双er @江城南歌 的生贺,顺便祝期末考荣耀x

失踪人口混个更,这儿归亭(等等你圈名怎么又变了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