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de专业吃瓜十六年

不用关注,基本年更,日常吃瓜

【王喻】涸 01

*没什么别的,就是想写个暗恋的故事。碎碎絮絮。

涸 01

我喜欢一个人。不自量力地喜欢上了一个人。在我高中时。

那个人是王杰希,我的后桌;和我一样,是个男生。


王杰希坐我后面。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他太好,以至于我有时想着,喜欢上他也可以说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有的时候,又会觉得自己竟然对他、对一个这样好的朋友生出了这样龌龊的心思,他大概会觉得很恶心吧。

所以无论怎么样,我从来没有怀过“他也喜欢我吧”这样卑微而不切实际的幻想。真的,从来没有过。


杰希很受别人的欢迎啊。像我,我常常被人说“温和”,而他不同,他是个责任心很强的人,对待事情很认真,给自己定下了要求就一门心思地冲着那个目标努力,从来不会因为挫折或是别的什么而停下。很多人觉得他很耀眼很负责,而他也确实是这样,所以都愿意和他相处。

杰希的手也很打动我。他的手指很修长也有力,骨节很分明但不突兀,指甲修剪得很整洁,说话时会微微地虚握起手来,而思考的时候又会用指节一下下轻叩着桌沿,左手腕上缠了一串深黑的佛珠,就像他的瞳孔。

我记得他和我说过,他的母亲信佛,很小的时候就给他手腕上缠了这么一串佛珠,说是可以保平安。男生缠佛珠总会有不协调感,但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显得很自然、很虔诚。

他的五官不像隔壁班的周泽楷那样令人惊叹,却也是很英朗,平日里绷着脸像大人一样严肃,使坏的时候你完全不知道是他,有时放松下来会显得整个人都柔和起来。皮肤比别的男生略白些,个子比我略高,站在那里挺直脊梁,好像永远不知屈服为何物。

我的眼睛也常被人说好看,曾经有个喜欢我的女孩子挺文艺地对我说:“文州,你的眼睛是会笑的,略眯一眯弯一弯眼,眼角眉梢都带上了笑意,世界好像都有了生机。”但杰希的眼睛不一样,他的瞳孔很深也很黑,望进去望不到底,包括那只略大的左眼,你永远不知道那双眼睛里藏着的是怎样的情绪。

杰希对着衬衫似乎特别的喜欢。除了出操时依照校规在外面套一件校服,回班就脱掉,他一年四季总穿衬衫。还多是长袖。扣子一直扣到最上边,热了才松开一两颗,或是卷起袖口露出一截小臂。他穿衬衫特别地精神。

不像同年级的张新杰,严谨到几近偏执,杰希如别的男生也会偶尔地放纵自己。我们一起喝过扎啤甚至还约过架,有过勾肩搭背的混蛋时光。虽然现在想起来,当初怎么会如此单纯,以为这只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青春友谊。

少年之间的,友谊。

我初与他相处时愣怔许久,因为我们如此契合。我们的爱好如此相近,分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人。他性子简单也莫测,看上去透彻,实则你永远不知他的心思。初次见面可能会觉得他严肃、不苟言笑,其实那是他认真的表现。他也会笑的——每个人都有笑的时候——并且笑起来很好看,很温柔。不像我,对谁都笑,真真假假;而他一旦笑起来,定是真心的、不掺杂半点假意的。

这样一个人,你可以想见,一旦他低眉敛目笑起来,那是多么要命的好看。早该明白,我第一次见到那样的笑容时,一切就已经注定。


那种窒息感,紧紧扼住咽喉,却又带给你最温柔的甜蜜。理智想要挣脱,却又不由自主地贪恋着,不愿放开。我曾在无数本书中见主角品过这样的滋味,现在轮到我自己来尝。

暗恋者是最卑微也最伟大的。我记得在梁文道的《我执》中见过了这一句。

可是伟大在哪里呢?笑着看他将来走向另一个女孩吗,走向他完美的幸福吗?然后送上最诚挚的来自朋友的祝福吗?

我想我只有卑微,却强装伟大。

我做不到无私。我骗不了自己。

那颗心炙热地跳动着、绝望地挣扎着。


我庆幸我与他同性,可以毫无顾忌地与他笑闹相处、直言不讳地问他近乎一切;

我憎恨我与他同性,无法毫无畏惧地与他并肩而立、无有他忧地向他表露心迹。


我就是这样矛盾地爱着他;

喻文州就是这样无望地爱着王杰希。

TBC

评论

热度(9)